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阜阳民企陷合同纠纷指责地方政府失信心寒撤

2018-12-03 15:04:55

阜阳民企陷合同纠纷 指责地方政府失信心寒撤资

国内

阜阳民企陷合同纠纷 指责地方政府失信心寒撤资 来源:经济观察:admin

浏览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时间:2010年3月02日 14:24

欧阳晓红

窝囊的和解

正邦化工涉民事租赁合同案似乎是一场已经画上句号的纠纷。但对于付出近30万元和解费,正邦化工很是憋气。他们不服气地方政府的失信,可是苦于其土地资产被控制,为免遭拍卖厄运,正邦妥协了。

“已经和解,案子执行完了,没有纠纷了。”安徽阜阳中院执行局张局长说。而界首市经委副主任赵辉告诉本报,所谓报道都是过去式,现在双方关系融洽,互相理解,也不会影响界首市日后的招商引资工作。

追根溯源,早在2004年11月,正邦化工与安徽界首市第二轻工业局及界首市化工农药厂签订了收购协议案。按照协议,正邦化工收购该厂的无形资产(厂名、商标、生产许可证等)。之后正邦化工又与安徽隆地达生物化学有限公司共同出资300万成立安徽海成生物化学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安徽海成)。但新公司尚未真正启动,此期间,冒出来个“陈勇”作为原告,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界首市化工农药厂返还租金并承担违约。

而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将正邦化工新投资成立的安徽海成追加为被告。2007年11月7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7】皖民一终字第0175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安徽海成与界首市化工农药厂共同返还陈勇租金30万元,并给付陈勇曾在界首市化工农药厂投资的机器补偿款3350元。

“这是一个明显的错判。”正邦集团媒体负责人夏浩然说。法院判决的依据是正邦化工已经买下了界首农药化工厂,但又判定正邦化工与界首农药化工厂共同承担。“既然买下来了,那么界首农药化工厂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不存在,还如何承担?”

而且由界首市二轻局、界首市化工农药厂及正邦化工签订的收购协议中第六条规定,安徽界首市化工农药厂在甲(界首市二轻局)、乙(江西正邦)双方正式交接前的一切债权、债务、租赁纠纷及原厂职工安置等问题由甲方对外承担,乙方不承担任何;在正式交接公章后,由乙方生产经营所发生的一切债权、债务由乙方对外承担负责,甲方不承担负责。“但后来连正邦在界首投资的土地也被法院查封了。”夏浩然说。

就此,注意到,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阜中法技(2009)056号]给安徽海成的一份通知中写明:陈勇申请执行与安徽海成及界首市化工农药厂的租赁合同纠纷案,需对被法院查封的海成厂房、土地等进行评估,根据相关规定对外委托拍卖,要求安徽海成在今年10月12日下午3:30之前到该院司法技术处协调选择评估机构和评估费用等。

“那些土地资产及厂房估价在几百万左右,为了避免被拍卖,我们只好付出和解费,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夏浩然告诉。

蹊跷的是,就在9月26日,界首市政府的赵辉和一位姓齐的局长还专程到江西正邦,进行调解,两位人士承诺,正邦出了那部分钱(30万)后,政府再用其他方式进行弥补。

“没想到,他们一回去就变卦了,就要拍卖我们的资产。”接受采访时,夏浩然显得有点愤愤然,“以前的损失我们都不去计较,但是对于这30万需要讨说法。”

政府之手?

现在正邦在界首市的资产保住了,但正邦对在界首市的投资也心灰意冷了。据夏浩然介绍,由于此案的发生,正邦于2006年11月左右从界首市撤退,前后支付工人工资、供应商货款以及设备运输费等耗资近千万元。“其实,我们注册的是有限公司,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走破产程序,把工人工资和供应商的包袱甩给当地政府,但我们没有那么做。”

而且,“此案关键是政府出具的改制证明,整个事件是政府策划的。”夏浩然说。

原来,2005年4月15日,界首市企业改革指挥部作出企改字(2005)15号文件,同意化工农药厂的企业改制方案,并要求按该方案实施。化工农药厂的“改制方案”第四条项载明:由正邦将化工农药厂的土地、厂房和机械设备全部用于清偿化工农药厂的债务和妥善安置全部职工。

据夏浩然告诉,该 《改制方案》是界首市化工农药厂自己单方面做出来的,并没有得到收购者江西正邦化工公司的认可。该改制方案无论是收购者江西正邦化工公司还是突然在改制方案出现的正邦集团都没有在上面签字。因此法院将该改制方案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材料是明显错误的。

但2005年6月安徽海成设立后,原界首化工农药厂并未注销其工商登记。于是,陈勇于2005年6月6日向阜阳市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原界首化工农药厂及界首市二轻工业总会返还租金,赔偿投资机器设备及未收回的出售农药产品货款等。

正邦认为,安徽海成与界首农药化工厂已无任何关系。夏浩然举例说,当地工商局出了虚假证明——称安徽海成是界首农药化工厂改制而来。如果仔细查看工商局证明,会看到盖的不是工商局公章,而是工商局企业改制科的公章。这在法律上,不允许作为证据采信,但中院违规采信了。

然而,对于正邦案例,界首市政府却有着自己的看法。就此,界首市经委主任李杰表示,当初的收购协议,正邦只买“壳”不买“瓤”,有点说不过去。“怎么能只要生产许可证而不管企业的债权债务呢?即使是有政府人士承诺,也并不代表政府,其并未向市领导汇报。”李杰说。

“但我们还是承认收购协议,这也是界首市政府出面调解的原因所在;毕竟是企业行为,现在已经完全解决了,双方没有异议。”李杰说。

不过,本报获悉,现在,正邦化工准备向安徽高院申诉,讨回公道。“我们可以不追究过去的损失,但不能这样被愚弄。”夏浩然说。

投标书代写
捕鱼棋牌游戏
矮化樱桃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